他靠烂尾楼发家成宁波首富,曾身家295亿,今转型造车债台高筑

  • 日期:09-20
  • 点击:(891)


   08:43:45 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以295亿元身家问鼎宁波首富不足一年,熊续强就面临四面楚歌。

  在申请破产清算2个月后,熊续强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于近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如期兑付“H6银亿07”,2019年已登记回售债券的本息共计4.26亿元。AI财经社查询发现,自2018年12月以来,ST银亿已累计4次违约,累计未能兑付债券本息共计18亿元。

  在2018年问鼎宁波首富后,熊续强曾对媒体表示,银亿集团要在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利税超百亿。但世事难料,银亿集团今年6月惨遭破产重组,旗下ST银亿的股价较年内高点已跌去70%,蒸发约152亿元。

  

  从公务员到宁波首富

  熊续强的下海经历并不算坎坷。

  在改革开放之初,熊续强已经由一名插队知青,成长为浙江省余姚市农药厂的技术骨干,并于1979年被任命为该厂副厂长。1981年,25岁的熊续强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并进入浙江大学求学。

  1984年,熊续强大学毕业进入宁波市级机关,成为当时人人艳羡的公务员。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工作。1991年11月,熊续强看准时机,到大型国企宁波罐头食品厂担任一把手。

  当时宁波罐头食品厂有4000余位职工,其中派出所、职工学校、职工医院一应俱全。但企业每年亏损近三千万元,已经陷入资不抵债、生产停顿的困局。熊续强力挽狂澜,在上任一年后,这家老国企就扭亏为盈,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其商业才能也在此时显露出来。

  1993年,宁波市政府下发了一份《关于表彰在减亏扭亏工作中贡献突出的企业经营者的通知》。熊续强曾对媒体自豪地表示,其名字排在3名受表彰人员的第一位,并且只有他一个人拿到了5000元的奖励金。

  熊续强此时注意到,老国企腾笼换业是大势所趋,它们搬迁后留下的位于市中心的土地,很适合用来开发房地产。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开始紧缩银根,福利分房制度还未取消,大批房地产企业都半路夭折,留下一幢幢烂尾楼。

  然而熊续强并未退缩,而是决定逆流而上。1994年底,他在走出宁波罐头食品厂后组建了银亿集团。从1995年开发第一个房产项目“国际经贸园”涉外别墅项目开始,他在房地产领域开始摸索。1998年,国家取消福利分房制度无疑让熊续强迎来了春天。此时他开始大量地收购烂尾楼,并将这些低价收来的烂尾楼进行改造,改建成了住宅、写字楼以及商业广场等,成为宁波屈指可数的房地产大亨,并赢得了宁波“烂尾楼改造专家”的名号。

  2003年起,熊续强又率领银亿到上海、南京、马鞍山、南昌等长三角城市群和北京、沈阳、大庆等环渤海湾城市群落地生根,开建了20多个房地产项目。2008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过百亿元,跨入了百亿企业行列。2010年,银亿集团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连续8年入榜。

  2012年,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成功上市,股票简称为“银亿股份”。从此,熊续强开始了其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

  2014年3月,不甘心只做房地产的熊续强拟以3.5亿元的代价入主康强电子。康强电子主要从事引线框架、键合丝等半导体封装材料的制造和销售。2014年5月,银亿控股通过股权交易,间接持有康强电子19.72%的股权,熊续强变更为实控人。此后,熊续强又在2016年以8.4亿元的代价持有河池化工29.59%的股份,成为其新任控股股东。

  2016年,熊续强计划再次转型,将主业单一的ST银亿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于是熊续强斥资近13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ST银亿内。

路熊续强走了34年。

  

  跨界造车破产,曾套现近百亿

  2018年的熊续强风光无限,但这种风光只存在于表面。实际上,熊续强2016年决定大手笔转型造车时已经将雷埋下。

  据ST银亿2016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0.57亿元,这显然不足以支撑2016年的大手笔收购。为了支付近130亿元的收购款,熊续强反复质押股权、四处借债、卖地续命,甚至直接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

  不幸的是,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迎来28年首次下滑。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4.2%和2.8%。这给ST银亿重重一击。因此,当年ST银亿汽车零部件板块营业收入为51.23亿元,同比下降36.54%。

  在汽车业务缩水同时,房地产板块的业绩也同时变脸。据ST银亿2018年报显示,2018年ST银亿房地产板块营业收入28.49亿元,同比下降21.81%,这意味着公司两大主业同时受挫。年报显示公司扣非后亏损高达15.16亿元,负债总计为217.1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27.68亿元。

  然而在ST银亿资金紧张,周转压力大的背景下,熊续强却疯狂套现。财新网报道称,ST银亿曾在2018年6月分红28亿元,其中22.47亿元流入熊续强家族口袋,当时熊续强家族合计持有ST银亿股份近80%,几乎全部被质押,套现规模近百亿。

  2018年12月24日,因为资金周转困难,银亿股份未能按时足额支付近3亿元的“15银亿01”债券。此后又接连违约,累计未能兑付债券本息共计18亿元。

  因逾期债务,ST银亿除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外,还将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资产被冻结等事项。ST银亿的业绩因此受到了较大影响,根据公司中期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1.4亿元至2亿元,同比下降120.49%至129.27%。

  2019年6月17日午间,ST银亿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两家公司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这距离熊续强成为宁波首富,仅过了247天。

  

  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银亿集团破产外,熊续强旗下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也惨遭翻车。

  2019年3月12日,ST河化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9年3月1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据ST河化2018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2.7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末净资产为负2.5亿元。

  此外,康强电子还存在大面积的股权被质押或冻结情况。据康强电子2019年5月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股东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所持约5693.02万股、熊基凯(熊续强之子)所持约286.88万被司法冻结。

  从宁波首富到债台高筑,不少业内人士将其原因归结为转型太猛。熊续强曾对媒体感慨:“今天遇到的困难前所未有,但银亿依旧会在那儿。”而还也曾开玩笑地说,“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以295亿元身家问鼎宁波首富不足一年,熊续强就面临四面楚歌。

  在申请破产清算2个月后,熊续强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于近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如期兑付“H6银亿07”,2019年已登记回售债券的本息共计4.26亿元。AI财经社查询发现,自2018年12月以来,ST银亿已累计4次违约,累计未能兑付债券本息共计18亿元。

  在2018年问鼎宁波首富后,熊续强曾对媒体表示,银亿集团要在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利税超百亿。但世事难料,银亿集团今年6月惨遭破产重组,旗下ST银亿的股价较年内高点已跌去70%,蒸发约152亿元。

  

  从公务员到宁波首富

  熊续强的下海经历并不算坎坷。

  在改革开放之初,熊续强已经由一名插队知青,成长为浙江省余姚市农药厂的技术骨干,并于1979年被任命为该厂副厂长。1981年,25岁的熊续强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并进入浙江大学求学。

  1984年,熊续强大学毕业进入宁波市级机关,成为当时人人艳羡的公务员。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工作。1991年11月,熊续强看准时机,到大型国企宁波罐头食品厂担任一把手。

  当时宁波罐头食品厂有4000余位职工,其中派出所、职工学校、职工医院一应俱全。但企业每年亏损近三千万元,已经陷入资不抵债、生产停顿的困局。熊续强力挽狂澜,在上任一年后,这家老国企就扭亏为盈,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其商业才能也在此时显露出来。

  1993年,宁波市政府下发了一份《关于表彰在减亏扭亏工作中贡献突出的企业经营者的通知》。熊续强曾对媒体自豪地表示,其名字排在3名受表彰人员的第一位,并且只有他一个人拿到了5000元的奖励金。

  熊续强此时注意到,老国企腾笼换业是大势所趋,它们搬迁后留下的位于市中心的土地,很适合用来开发房地产。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开始紧缩银根,福利分房制度还未取消,大批房地产企业都半路夭折,留下一幢幢烂尾楼。

  然而熊续强并未退缩,而是决定逆流而上。1994年底,他在走出宁波罐头食品厂后组建了银亿集团。从1995年开发第一个房产项目“国际经贸园”涉外别墅项目开始,他在房地产领域开始摸索。1998年,国家取消福利分房制度无疑让熊续强迎来了春天。此时他开始大量地收购烂尾楼,并将这些低价收来的烂尾楼进行改造,改建成了住宅、写字楼以及商业广场等,成为宁波屈指可数的房地产大亨,并赢得了宁波“烂尾楼改造专家”的名号。

  2003年起,熊续强又率领银亿到上海、南京、马鞍山、南昌等长三角城市群和北京、沈阳、大庆等环渤海湾城市群落地生根,开建了20多个房地产项目。2008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过百亿元,跨入了百亿企业行列。2010年,银亿集团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连续8年入榜。

  2012年,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成功上市,股票简称为“银亿股份”。从此,熊续强开始了其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

  2014年3月,不甘心只做房地产的熊续强拟以3.5亿元的代价入主康强电子。康强电子主要从事引线框架、键合丝等半导体封装材料的制造和销售。2014年5月,银亿控股通过股权交易,间接持有康强电子19.72%的股权,熊续强变更为实控人。此后,熊续强又在2016年以8.4亿元的代价持有河池化工29.59%的股份,成为其新任控股股东。

  2016年,熊续强计划再次转型,将主业单一的ST银亿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于是熊续强斥资近13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ST银亿内。

路熊续强走了34年。

  

  跨界造车破产,曾套现近百亿

  2018年的熊续强风光无限,但这种风光只存在于表面。实际上,熊续强2016年决定大手笔转型造车时已经将雷埋下。

  据ST银亿2016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0.57亿元,这显然不足以支撑2016年的大手笔收购。为了支付近130亿元的收购款,熊续强反复质押股权、四处借债、卖地续命,甚至直接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

  不幸的是,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迎来28年首次下滑。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4.2%和2.8%。这给ST银亿重重一击。因此,当年ST银亿汽车零部件板块营业收入为51.23亿元,同比下降36.54%。

  在汽车业务缩水同时,房地产板块的业绩也同时变脸。据ST银亿2018年报显示,2018年ST银亿房地产板块营业收入28.49亿元,同比下降21.81%,这意味着公司两大主业同时受挫。年报显示公司扣非后亏损高达15.16亿元,负债总计为217.1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27.68亿元。

  然而在ST银亿资金紧张,周转压力大的背景下,熊续强却疯狂套现。财新网报道称,ST银亿曾在2018年6月分红28亿元,其中22.47亿元流入熊续强家族口袋,当时熊续强家族合计持有ST银亿股份近80%,几乎全部被质押,套现规模近百亿。

  2018年12月24日,因为资金周转困难,银亿股份未能按时足额支付近3亿元的“15银亿01”债券。此后又接连违约,累计未能兑付债券本息共计18亿元。

  因逾期债务,ST银亿除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外,还将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资产被冻结等事项。ST银亿的业绩因此受到了较大影响,根据公司中期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1.4亿元至2亿元,同比下降120.49%至129.27%。

  2019年6月17日午间,ST银亿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两家公司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这距离熊续强成为宁波首富,仅过了247天。

  

  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银亿集团破产外,熊续强旗下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也惨遭翻车。

  2019年3月12日,ST河化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9年3月1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据ST河化2018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2.7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末净资产为负2.5亿元。

  此外,康强电子还存在大面积的股权被质押或冻结情况。据康强电子2019年5月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股东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所持约5693.02万股、熊基凯(熊续强之子)所持约286.88万被司法冻结。

  从宁波首富到债台高筑,不少业内人士将其原因归结为转型太猛。熊续强曾对媒体感慨:“今天遇到的困难前所未有,但银亿依旧会在那儿。”而还也曾开玩笑地说,“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