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曙光:每一次旅行,都是有预谋的“身体越狱”

  • 日期:08-29
  • 点击:(708)


South News Network 2天前我想分享

照片由出版商提供

South News Network(记者Jie Yue)“只有你的身体到达的地方才是你的世界。只有你被纠缠的人才是你的历史。我所做的每一次旅行都是有预谋的'身体逃脱'。”着名作家和媒体人龚曙光的散文集《满世界》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着名作家和评论家韩少功,李秀文,穆涛,刘大贤等人进行了现场对话。

《满世界》是作者龚曙光在《日子疯长》之后的另一部杰作。如果《日子疯长》是对个人经历的回顾和延伸,那么这是一个流浪者的回归;然后《满世界》是对群体世界的回顾和反思,并将模式扩展到世界上可见的文明和历史。

作者走遍世界各地,除了积极描绘历史和文化外,还用一双眼睛捕捉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让每一次旅行都是个人对世界的考察和反思,生命和灵魂。超越和飞翔。

在《满世界》创作的过程中,作者不仅突破了自我,而且对东西方文化进行了客观而独特的思考,并对历史细节作了新的认识,使本书《满世界》不仅是一个完整的文化和历史地图更像是一个面向世界的人的精神历史。

多方面的解释,建立思想和艺术的双重成就

在新闻发布会上,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们对《满世界》思想和艺术的成就表达了他们对生活和文学的敏感性。每个人都认为,这些散文集是龚曙光自我创作生涯的突破,也是当代散文创作的重要成果。

《满世界》的成就主要集中在两点:

首先,它突破了作家自己的创作模式,他的视野从他的家乡和田野升到了世界的历史和文明。

作为龚曙光多次访问世界各地的反映,《满世界》遍布世界各地,从巴黎,罗马,伦敦,布拉格到纽约,华盛顿,东京.其丰富的内容,广阔的领土,可以是称为百科全书。与此同时,散文不仅仅停留在简单的旅行中,而是深入挖掘景观背后的社会问题和文明历史,并不断问:为什么会这样?过去和今天有什么变化?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其次,写作语言仍然保持着高标准的高品质:简洁而深情,三个字和两个字可以切入点,也给读者带来了美好的享受。

“草率,草率,邋and,无情”的道路,这是一个相关的评价。作者从创作实践的角度,充分肯定了龚曙光在《满世界》的艺术成就。

探索当代散文创作问题的不同观点

每当作者走出国门进入另一个国家,他不仅会看到不同民族和地区的不同风格,而且还会关注对灵魂的全球冒险,精神文明,动态艺术进化和幽灵的追求。风景。有很多人看世界。看起来如此透明的人并不多,而且能够看到未来的人越来越少。

欣赏每个民族和每个时代的美丽。洗去世界的混乱,让世界透明,充满灵性.

参加研讨会的作家在散文创作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别是在文化散文创作方面。他们的重点与《满世界》大致重合,使现场对话达到高潮。

会谈期间,着名作家韩少功,李秀文,穆涛,青年评论家刘大贤等嘉宾结合了他们的真实感受和创作经验,以及如何理解中国近代城市的发展和建设,以及如何保护“根” “经济发展中的中国文化”。如何重新理解和定义“本土”等问题已经深入讨论,并且还要根据自己的生活和写作经验,分享最前沿和文学的感受和认知。

收集报告投诉

照片由出版商提供

South News Network(记者Jie Yue)“只有你的身体到达的地方才是你的世界。只有你被纠缠的人才是你的历史。我所做的每一次旅行都是有预谋的'身体逃脱'。”着名作家和媒体人龚曙光的散文集《满世界》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着名作家和评论家韩少功,李秀文,穆涛,刘大贤等人进行了现场对话。

《满世界》是作者龚曙光在《日子疯长》之后的另一部杰作。如果《日子疯长》是对个人经历的回顾和延伸,那么这是一个流浪者的回归;然后《满世界》是对群体世界的回顾和反思,并将模式扩展到世界上可见的文明和历史。

作者走遍世界各地,除了积极描绘历史和文化外,还用一双眼睛捕捉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让每一次旅行都是个人对世界的考察和反思,生命和灵魂。超越和飞翔。

在《满世界》创作的过程中,作者不仅突破了自我,而且对东西方文化进行了客观而独特的思考,并对历史细节作了新的认识,使本书《满世界》不仅是一个完整的文化和历史地图更像是一个面向世界的人的精神历史。

多方面的解释,建立思想和艺术的双重成就

在新闻发布会上,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们对《满世界》思想和艺术的成就表达了他们对生活和文学的敏感性。每个人都认为,这些散文集是龚曙光自我创作生涯的突破,也是当代散文创作的重要成果。

《满世界》的成就主要集中在两点:

首先,它突破了作家自己的创作模式,他的视野从他的家乡和田野升到了世界的历史和文明。

作为龚曙光多次访问世界各地的反映,《满世界》遍布世界各地,从巴黎,罗马,伦敦,布拉格到纽约,华盛顿,东京.其丰富的内容,广阔的领土,可以是称为百科全书。与此同时,散文不仅仅停留在简单的旅行中,而是深入挖掘景观背后的社会问题和文明历史,并不断问:为什么会这样?过去和今天有什么变化?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其次,写作语言仍然保持着高标准的高品质:简洁而深情,三个字和两个字可以切入点,也给读者带来了美好的享受。

“草率,草率,邋and,无情”的道路,这是一个相关的评价。作者从创作实践的角度,充分肯定了龚曙光在《满世界》的艺术成就。

探索当代散文创作问题的不同观点

每当作者走出国门进入另一个国家,他不仅会看到不同民族和地区的不同风格,而且还会关注对灵魂的全球冒险,精神文明,动态艺术进化和幽灵的追求。风景。有很多人看世界。看起来如此透明的人并不多,而且能够看到未来的人越来越少。

欣赏每个民族和每个时代的美丽。洗去世界的混乱,让世界透明,充满灵性.

参加研讨会的作家在散文创作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别是在文化散文创作方面。他们的重点与《满世界》大致重合,使现场对话达到高潮。

会谈期间,着名作家韩少功,李秀文,穆涛,青年评论家刘大贤等嘉宾结合了他们的真实感受和创作经验,以及如何理解中国近代城市的发展和建设,以及如何保护“根” “经济发展中的中国文化”。如何重新理解和定义“本土”等问题已经深入讨论,并且还要根据自己的生活和写作经验,分享最前沿和文学的感受和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