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调控长转型 宏观政策应做好多项权衡

  • 日期:09-13
  • 点击:(615)


对于中国经济的下一阶段,如何稳步前进,稳步前进,许多专家最近表示应该做出很多权衡取舍。我们应该区分过渡时期的短期宏观经济政策调控,中期经济增长政策,结构改革和基本改革。财政政策应该更加积极,同时要注意稳定的期望。 “稳定消费”的重要性大于“稳定投资”的重要性。

在宏观调控中避免“太多”和“太少”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刘伟表示,稳定增长的力度需要加强,但需求管理的力度不应太强。就业稳定仍然是底线管理的核心。经济的总体基调是以稳定的方式争取进步。关键是要解决需求管理与供应管理之间的关系,避免起伏不定。为了提高竞争力,适应市场需求疲软,要特别注意就业,高度重视大学生就业形势。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院院长刘元春认为,2019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应该以改革的精神全面梳理和定位。首先,要对转型期的短期宏观经济政策调控,中期经济增长政策,结构改革和基础改革进行分类,以防止各种政策的不匹配;二是要加强底线管理,全面缓解各种短期冲击;第三,我们必须在短期政策调整中对大规模的改革和调整带进行前瞻性考虑。宏观经济政策的效率被削弱,以避免宏观调控在“太”和“太晚”之间摇摆不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认为,宏观政策应该把调整结构和扩大需求联系起来。基本建设的扩大应与“弥补缺点”相结合:一是基础设施建设的弊端;第二,人类工业和产品的缺点。

专家预测,2018年中国的宏观经济将呈现“稳定和多变”的“持续放缓”。预计全年实际GDP增长率为6.6%,比2017年低0.3个百分点,基本达到政府预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明年实际GDP增长率预计为6.3%,投资增长率为5.9%,消费增长率为9%。随着内外供需平衡的进一步调整,明年价格水平将保持温和。年度CPI将增加约2.4%,PPI将增加约3.4%。

财政政策应该更积极有效

刘元春指出,在调整不同目标时,要充分重视各种宏观经济政策的功能差异,同时要充分考虑重大改革和重大调整期间各种政策传导机制的差异。具体而言,货币政策应坚持整体定位,加强金融结构定位。

“财政政策应该更加积极有效。在进一步扩大财政赤字的基础上,强调财政政策的定向宽松,建议赤字约为3.0%。货币政策应根据内外部变化进行调整环境方面,建议M2增长率明年回归名义。在GDP增长率范围内,范围为9%-9.5%。刘元春表示,央行的货币发行渠道应该充实,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应该大大减少,安全资产的供应和货币市场的深度应该得到改善。

此外,许多专家认为,政府应积极利用政府债券发行规模的增加来增加政府的支出能力。考虑到当地债券市场的狭窄和制度的不完善,建议增加中央财政赤字率。此外,结构性减税应转变为减税总额,特别是对供给不足,创新活力强,升级压力大的行业。

高培勇认为,财政赤字应该保持在底线的3%,一个是“稳定的信心”,另一个是“稳定的预期”。

“稳定消费”比“稳定投资”更重要

刘元春说,在储蓄率持续下降的新时代,“稳定消费”对宏观经济稳定和健康发展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稳定投资”。

中银国际研究院董事长曹元正认为,下一步的政策安排应该紧密结合供需问题。特别是在世界经济发生深刻变化和外部环境不确定的情况下,扩大内需尤为重要。要通过改革建立中国居民收入可持续增长的机制,进一步加快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

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建筑业和生活服务业的就业人数最多,长期工资相对较低。基于实际经济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可持续改善,有必要建立劳动工资收入增长。机制。

刘元春强调,巩固中国3亿中产阶级的消费基础是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要注意中产阶级杠杆率的过度上升,防止债务挤出效应;积极实施税制改革方案,减轻工人阶级的税负。加快降低社会保障税率,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提高各级政府财政支出中教育,养老,医疗的比重。

专家们还建议,应该为消费者制定全面的减税政策。首先,根据消费者消费结构和价格水平调整基本扣除额,扩大特殊扣除额;第二,有效降低增值税税率;普通的日常消费品免征消费税,前瞻性研究是将高污染,高耗能的行业产品纳入消费税项目。

在投资方面,刘元春认为,投资增长的下降应该适度容忍。除了尽快落实民营企业的各种财政援助政策外,服务业监管的大量开放和公司治理水平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施是促进私人投资持续复苏的关键和关键稳定的投资。

——